程伟雄:服装品牌春天来了吗?服装人物中国服装网-www.xxsy.net

  春天确实来了,
人间四月天激起无数男女竟相追逐春天的步伐,孕育生命和希望的春天充满无限想象力,那
服装的春天经历若干年寒冬酷暑的考验能来吗?

  
一、运动品牌

  经历北京奥运之后运动业绩集体下滑,王小二过年一年不如一年,如今看起来有那么一丁点涟漪泛起,关店依旧在持续,但没有之前关闭那么猛烈了,
耐克、阿迪从全球市场角度有所起色尚在理解之中,本土标杆品牌
李宁
安踏
特步等已没有之前的焦虑和无措,步伐显得逐步从容自信,特别是随着马拉松运动成为热门,跑步运动的相关产品及衍生品类热销也在预料之中,更令人兴奋的是举国之力从小学开始推广足球运动,可见运动品牌复兴有市场基础,问题是本土品牌能抓住机会吗?

  
二、休闲品牌

  生活细分、休闲之风是生活方式必然之路,古板的穿着形态随着品质化生活而在边缘化,本土品牌
美特斯邦威
森马
以纯等近年业绩已在低谷,谷底反弹正在进行中,美邦服饰供应链快速反映的改革及O2O尝试,森马加大品牌商渠道放权及童装全产业价值链尝试,以纯的产品源头创新,搜于特几亿对淘品牌
茵曼的兼并购,如上案例信息无不透视出休闲品牌在起初业绩下降,库存高企,电商冲击,店铺关闭、国际快时尚等不利因素下已利空,基本盘已趋稳定,看谁更能从中及早脱颖而出;

  
三、男装

  老牌男装品牌似乎继续之前的沼泽地蹒跚行行进中,高一脚低一脚在泥地拔出又陷进去,改变的尝试惊人的雷同,没有其他细分品牌体现差异化,唯有海澜之家是个异数,依然高歌猛进在一二线市场开疆辟土,力求从原有农村包围城市策略中蜕变成占据市场制高点,王者之霸气是成就新王朝还是李闯王的悲剧。近年崛起的新兴男装品牌如同潜力股,对生活方式的理解、细分、个性是老牌男装品牌无法比拟的,故传统男装品牌继续式微是自作孽;

  
四、女装

  女性对时尚得天独厚的领悟能力,也就造就女装品牌的多变性,引领潮流和配搭有时并不矛盾,但会随着消费者对生活、工作、学习等背景的差异化也有不同的理解,年龄、地域等也会形成落差与错位,故女装本土标杆品牌不多,反而地方性品牌集群更有张力,如广派、杭派等,间或散落在各地有更多女装品牌,本土太平鸟、欧时力、歌力思、拉夏贝尔等,逐步通过资本力量让品牌更加壮大,原本鲜有超五十亿女装品牌,而当下本土品牌冲五十亿或一百亿皆可成为现实,女装品牌整体实力正在凸显;

  
五、童装

  童装市场是沃土,但并不是大家期望的所谓之蓝海,经营压力也不小,否则博士蛙不至于退市;巴拉巴拉能够做大自有其道理,但其全品类跨越青少年、大童、中童、小童、婴幼儿等不是所有企业经营者能够面对的,但类似美邦服饰潮童定位的米喜迪,笛莎品牌以女童定位全价值链打造每个女孩都是公主,当然还有李宁、安踏、特步的kids运动风亦有特色,可见特色化、差异化、个性化是童装未来发展之选项;

  

  
六、羽绒服

  品类够细分的,但本土羽绒服品牌这几年江河日下,一改之前羽绒服品类的专业性,导致服装品牌涉及很少,但随着近十年品牌品类深化,羽绒服品类是每个品牌在品类销售中占据主导,对专业以羽绒服品类为核心业务的波司登、雅鹿、坦博尔等羽绒服品牌影响极大,可替代性并能在品牌四季化延续消费,让羽绒服品牌行业发展如同鸡肋,虽然法国羽绒服品牌Moncler能够售卖上万元一件,但本土羽绒服品牌依然停留在低层次的价格博弈上,羽绒服产业价值链的技术门槛不高,这也是行业的悲哀;

  对如上细分品牌解读只是一家之言,并不代表本土服装品牌整体水平,也许本土服装品牌真的离春天很近,也许本土服装品牌离春天更远。不管远与近,服装行业永远不是夕阳产业,做的多大?走的多远?喊口号、炒概念是走不出困境的,而是更加坚定品牌内涵选择的生活方式做出符合消费者期望与共振的配搭穿着体验,说透了不同组合满足不同需要,服装不是高科技,用心对待每件衣服每天都是春天。

相关的主题文章: